文:摘自《未來產業》 圖:unsplash

雖然機器人能做到一些人類永遠做不到的事情,但機器人的主要用途仍是完成人類數百年來當作職業來從事的工作。英文的「機器人」(robot)這個詞最早乃出現在捷克科幻小說家恰佩克(Karel Capek)1920年的劇作《羅森姆的萬能機器人》(Rossum’s Universal Robots)。但這個名稱本身卻透露出更深的歷史淵源。「robot」源自兩個捷克單字:rabota(「必須做的工作」)和robotnik(「農奴」),所以恰佩克乃是用「robot」來形容由人工打造、用來侍候人類的新階級。

機器人基本上是兩股長期趨勢合而為一:運用先進的科技為我們代勞,以及運用僕役階級為上層社會提供廉價勞工。從這個角度觀之,機器人是科技進步的象徵,但也是過去數百年來人類藉以剝削其他人類的奴工制新版本。人類將以日趨低廉的成本,大量生產下一代機器人,因此即使最廉價的勞工都愈來愈難和機器人抗衡。機器人也將戲劇化地改變就業型態,以及更廣泛的經濟、政治和社會趨勢。

郭台銘與機器人
台灣的富士康公司(Foxconn)就是個好例子。你手上的iPhone,以及蘋果、微軟、三星等公司研發的許多新裝置都是由富士康所製造。富士康最大的廠區位於香港附近的深圳工業區,富士康在該地的15個工廠總共雇用了50 萬名工人。

富士康創辦人兼董事長郭台銘或許針對他龐大事業的經濟和社會前景作了前瞻性思考,因此在2011年宣布,富士康計畫在未來三年內,將採購100萬個機器人來取代他們雇用的近100萬人力。當時富士康由於廠房工作環境不佳和苛待員工,一直飽受抨擊。許多工人就住在工廠內,每天工作十二個小時,每週工作六天。然而一旦百萬機器人進駐廠區,郭台銘的百萬名工人又會面臨什麼樣的命運呢?雖然機器人乃是為了輔助人類勞工而設計,但也讓郭台銘從此不必再雇用更多工人,如此一來,他的工廠就不會再創造更多工作機會了。

富士康為何要大舉投資於機器人呢?郭台銘的特殊管理風格或許是部分原因。在2012年一篇《紐約時報》的文章中,郭台銘曾經解釋:「人類也是動物,要管理一百萬個動物,讓我很頭疼。」但郭台銘也是在因應純粹的市場力量。過去十年來,郭台銘之所以能成功聚集如此龐大的勞動力,是因為中國勞工成本一直非常低廉。但拜中國整體經濟成長之賜,工資日益上升。過去十年來,製造業工資上漲了五到九倍,企業想要在中國維持龐大勞動力,成本愈來愈高。

消失的競爭力
從經濟面來看,究竟雇用人力比較划算,還是應該採購機器人,必須從支出的角度權衡得失。雇用人力牽涉到極少的「資本支出」(為建築、機器設備等支出的預付款),但薪資和員工福利等日常開銷比較大,「營運支出」較高。機器人的成本結構則恰好相反:使用機器人需預先支付很高的資本成本,但營運本很低,因為機器人不支薪。機器人的資本支出會持續遞減,但相對而言,使用人力的營運費用卻愈來愈昂貴,也降低了對雇主的吸引力。

由於科技持續進步,機器人將扼殺許多工作機會,但也會創造和保存一些其他工作,同時締造巨大的價值。只是我們一再發現,新創的價值無法為全民所平均共享。整體而言,機器人能帶來莫大好處,讓人類獲得解放,得以從事更具生產力的工作。但前提是,人類必須建立新的系統,協助勞工、經濟和社會適應不可避免的大崩解。如果我們的社會無法好好應付轉型的陣痛,可能面對的危險真是再明顯不過了。

一旦機器人真的成為職場上不可忽視的勞動力,和一九九○年代反自由貿易協定的浪潮一樣,抗議群眾和勞工運動都會再現。材料科學的進步使得機器人益發栩栩如生,只會讓一般人看了更憤怒,也更害怕。2015年春天,發生在巴爾的摩的一場暴動,美國媒體或國際媒體在描述這場抗議活動時,都指向與種族歧視相關的警察暴力事件,但實情不盡然如此。導火線是一名二十五歲的非裔美國男子遭警方逮捕後死亡,抗議者不斷聚眾吶喊:「黑人的性命很重要。」以此為抗議訴求,而不只是針對警察暴力。這個事件其實和自幼生長在貧窮的黑人社區所產生的絕望感有關,因為巴爾的摩在喪失工業重鎮和生產基地的地位後,一直遭受忽視,周邊社區也日益荒廢。在全球化和自動化的浪潮下,黑人藍領階級紛紛失去工作,許多家庭勉強靠低薪的服務業工作維生。

我們在工業化國家目睹了製造業工作流失的現象,如今這股浪潮正反覆湧向經濟的不同層面。服務業工作也飽受威脅─而且飽受威脅的正是在上一波機械化浪潮中得以倖免的工作類型。在最近一波不景氣中,美國每12名銷售人員裡,就有一人被裁員。兩位牛津大學教授詳細分析了七百多種職業型態後,在研究報告中指出:未來二十年,美國一半以上的工作都將飽受電腦化的威脅。其中有47%正面臨遭機器人取代的高風險,另外19%的工作也面臨中度風險。像律師這類難以自動化的工作,目前或許還算安全;但諸如律師助理這種更容易自動化的白領工作,風險就高得多。美國有六成勞動人口的主要功能在於蒐集和應用資訊,如今他們的飯碗都岌岌可危。

跟不上的未來
全世界有數百萬人都曾在職涯某個階段,當過餐廳服務生。美國成年人有半數曾花時間在餐廳工作;25%表示,他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餐廳打工。目前美國有兩百三十餘萬人受雇擔任餐廳服務生。未來這類服務生工作很可能遭機器人取代。世界各地已經有許多餐廳正在進行這方面的試驗。亞洲許多國家開始在餐廳中試用機器人服務顧客。

曼谷的Hajime餐廳完全由機器人負責為顧客點餐、服務和收拾碗盤。日本、韓國和中國也冒出許多類似的餐廳。日本公司開發的Motoman機器人,裡面的程式設計讓機器人懂得辨識空盤子,甚至能表達情緒和跳舞娛樂嘉賓。

餐廳工作可能流失,其所代表的意義還不單是領不到薪水而已,更意味著社會喪失流動性。許多餐廳服務生往往胸懷大志,但存款有限,其中特別多年輕人、女性、少數族群,以及沒有大學文憑的人,他們把這份工作當成在社會往上爬的墊腳石。目前美國年輕人失業率為12%,是總失業率的兩倍多,更遠超過其他大多數國家。假如初階餐廳工作逐漸減少或完全消失,年輕人會多麼難找到生平第一份工作?第二份工作呢?

像這樣的工作衰退型態,史上早有先例。MIT教授布林優夫森(Erik Brynjolfsson)稱之為「我們的時代最大的弔詭。生產力破紀錄攀升,創新的速度前所未見,然而在此同時,一般人收入下降,工作機會減少。人們之所以被拋在後頭,是因為科技進步的速度太快了,我們的技能和我們的組織都跟不上技術發展的腳步。」在上一波全球化浪潮中,銀行櫃員大部分都被自動櫃員機(ATM)取代,航空公司櫃檯人員被電子自助報到機取代,旅行社則遭旅遊網站取代。機器人時代可能對銷售部門帶來更嚴重的打擊。

究竟機器人會造成多少工作流失,會因不同國家而異。正在開發和製造機器人外銷的國家,因擁有眾多企業營運總部,需要大量工程師和生產設施,所以占據了最佳有利位置。日本、南韓和德國便屬於此類。像中國這類仰賴廉價勞工來建立生產基地的國家,則面臨工作流失的情況,很快就會在開發中國家再現。即使中國的勞工成本一向最低,採購機器人仍將愈來愈符合經濟效益,郭台銘在富士康的作為就是明證。

如何面對挑戰
我們不只需要投資於機器人等成長領域,同時也必須投資於社會架構,確保失業的人能勉強撐下去,讓他們有時間轉換跑道,投入能提供新機會的產業或職位。許多國家(尤其是北歐國家)都加強社會安全網,讓失業勞工仍然有希望在新的領域東山再起。換句話說,應該把未來機器人產業創造的無窮財富,拿一部分投入計程車司機和餐廳服務生等勞工的再教育和技能訓練。

我們對機器人的假設是:只有資本支出,沒有營運費用。不過,雖然在機器人身上投下資本支出,卻不意味著就能因此擺脫掉使用人力必須付出的營運費用。我們需要修正這項假設,為了讓現有人力在未來經濟中仍保有競爭力,我們必須把持續投入的人員培訓費用納入成本考量。畢竟,我們不是電腦軟體,沒那麼容易升級。

書籍資訊:


未來產業

.png
《紐約時報》暢銷書
亞馬遜網路書店經濟類、全球化、國際商業類暢銷第一名!
當今最值得期待的經濟趨勢巨著
白宮科技創新顧問專業剖析,教你搶進未來二十年關鍵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