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數時代的三大特性

文:摘自《進擊》 圖:unsplash

如果把地球史濃縮成1年,陸地生物大約12月1日開始出現,恐龍到聖誕節過後才會絕跡,原始人在除夕夜當晚11點50分左右開始直立行走,有記錄的歷史始於午夜前的幾奈秒。

在那之後,改變的速度還是非常緩慢。我們姑且把前段最後10分鐘當成1年,然而在12月以前,什麼事都沒發生。12月第一週,蘇美人開始煉銅,第一種有記錄的語言大約出現在12月中,基督教在12月23日開始傳播。此時,對多數人而言,生命仍然是短暫的,生活依舊惡劣、殘酷。直至12月31日黎明時,改變速度終於開始加快,大量生產的工業時代來臨。當天上午,道路鋪設鐵軌,人類終於行進得比馬還快了。

這一天可真是精采刺激。下午2點左右,抗生素的發明大幅降低嬰兒死亡率,並延長人類壽命。要知道,自1月起,人類從非洲遷徙各地以來,這兩個數字幾乎沒什麼變化。傍晚,飛機繞著地球飛行。晚餐時間,有錢的公司開始購置大型電腦。

從這一年來看,經過了364天,地球才有10億人口的規模,但到晚上7點,已經有30億人口。午夜前,地球的人口已經倍增,按照這樣約每80分鐘增加10億人口的速度,到新年第一天的凌晨2點,人口就會達到地球的容納極限。

直到最近(以上述時間來看,相當於蜂鳥的一次心跳),從旅行、人口成長,到我們現在獲得資訊量的速度,一切都如同癌細胞轉移或細菌擴散般快速,簡單來說,我們進入了指數時代。

2009年刊登於《哈佛商業評論》的一篇文章,稱這個現象為「大轉變」。但是,這個大轉變發生在那晚10點左右,伴隨著兩項革命:網際網路與積體電路。這兩項革命宣告了網路時代的來臨,比以往任何事物更有別於工業時代。

愈來愈明顯的跡象是,網路時代的基本狀態並非僅僅是快速變化,而是恆常變化。從那晚10點開始的幾個世代間,穩定期愈來愈短,顛覆性轉變成新典範的頻率也愈來愈快。遺傳學、人工智慧、製造、運輸與醫療等領域的突破性進展,將加快這種轉變。提出「大轉變」的作者在一篇同樣刊登於《哈佛商業評論》的文章〈新現實:恆常顛覆〉中問道:「以往的轉變型態,在顛覆後會有一段穩定期,但如果這種型態本身也被顛覆了呢?」

假如你從事網路安全或軟體設計工作,那你不必透過書本就能想像,和一個變化速度不斷以倍速成長、彷彿遵循摩爾定律的產業奮戰是什麼感覺。這種量化現象具有質化含義,當晶片變得愈來愈小、速度愈來愈快時,我們就有了穿戴式電腦,用機器人打造機器人,用電腦病毒引發金融恐慌。現在,人腦的移植手術可能成真,你準備好了嗎?請別說:「再等一下!」變化不會管你是否準備好了。在20世紀末的某個時點,變化速度已經超越人類所想。現在是指數時代,而指數時代有三項特性:

一、不對稱性

在類比時代,人類試圖以牛頓物理學控制這個世界,強大的力量只能以同等規模的力量抗衡:勞方抵制資方,而政府約束這兩方(姑且不論是否完善);大軍擊敗小兵;可口可樂只會擔心百事可樂。即便這些力量會產生衝突,而且往往是慘烈的衝突,但結果總是符合大家所了解的秩序。

但是,短短20多年間,一切都改變了。一個成員少於美國中西部農業小鎮的恐怖組織崛起,在世界的舞台上與強權對抗,這是最顯著的案例。還有大量其他的案例:駭客小組入侵美國政府機構資料庫,造成嚴重破壞;紐馬克(Craig Newmark)創立Craigslist網站,隻手重創美國新聞業;2010年,倫敦的失業操盤手薩勞(Navinder Singh Sarao)在家中電腦安裝詐騙演算法,導致美股「閃電崩盤」,市值蒸發近1兆美元。

如果說這種「小」就是新的「大」,未免過於簡化,但我們無法否認,網際網路與迅速發展的數位科技,創造了公平的競爭領域,可以用於行善、也可以用於做惡。重點不在於這種發展是好或壞,而是不對稱這個事實。無論是經營一家小企業,或領導政府機關的一個部門,或在任何規模的組織擔任任何職務,你都無法忽視這個事實。你不能再假設成本與效益成正比,現實可能正好相反。如今,最大的威脅來自最小的地方,來自新創公司、詐騙集團、離經叛道者與獨立實驗室。除了應付這些新競爭者,我們還得面對更甚以往的複雜性。

二、複雜性

複雜性,科學家通常稱為複雜系統,絕對不是什麼新鮮事。事實上,複雜系統比智人還早30多億年出現。動物的免疫反應是複雜系統,蟻群、地球氣候,老鼠腦,任何活細胞錯綜複雜的生物化學,都是複雜系統。還有人為的複雜性,例如氣候,或是水資源的生態,因為人類無意識的干預而變得更加複雜。換句話說,我們或許造成了氣候變遷,但並不代表我們了解這點。

經濟體系有種種複雜性的典型特徵,由遵循少數簡單規則的大量個體所組成。舉例來說,一位經紀人執行賣單,引發一連串相同或相反的連鎖反應,數百萬個類似簡單行動,如買進、賣出或持有,形成市場的自我組織傾向。一群螞蟻可以被視為是「超級個體」,因為蟻群的行為遠遠超出單一螞蟻的能力。許多複雜系統都具有適應性,例如,市場會隨新資訊持續變化,蟻群會對新的機會或威脅做出反應。事實上,一些複雜系統的本質就是處理與產生資訊。

複雜性研究是最具前景的科學探索領域,其本質上是跨學科的,是由物理學家、資訊理論家、生物學家,與其他領域科學家共同探索所有無法以單一學科理解的事物。

複雜性的程度會受四種因素影響:異質性、網絡、互依性、適應力。密西根大學複雜系統研究中心主任佩吉(Scott E. Page)說:「把這些想像成四個音量旋鈕。」曾經,旋鈕全部歸零,即人類生活在同質、孤立的社群,不善於適應快速變化的環境。但從人類悠久的歷史來看,這種狀態並不要緊,像羅馬帝國就經歷過幾世紀的混亂。「近年,我們把這些音量旋鈕全部調到最大。」佩吉說:「但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這種未知,就是指數時代的第三項特性:不確定性。

三、不確定性

讓我們再度回到那個價值連城的問題:下一件大事是什麼?沒有人知道。麥肯錫公司裡那群收費高昂的顧問不知道,隱藏於美國國家安全局高級機密組的分析師不知道,本書作者當然也不知道。如同本書開頭所言,過去幾百年,人類預測未來準確度的表現相當差勁,事實上,最糟糕的莫過於那些專家與未來學家的預測,甚至還不如隨機選擇。

《華爾街日報》長年設有一個專欄,讓選股專家對抗擲飛鏢於股票頁上的隨機選股,結果,飛鏢的表現幾乎總是贏過專家。在過去,預測未來是徒勞的;而現在,世界的複雜性增強,預測未來更加無益。

氣候學家指出,「全球暖化」其實是個誤稱,並非所有地區的氣溫都會上升,許多地區要面對的是極端的天氣事件。這是因為,大範圍的氣溫上升將導致更多的氣候變化,某些地區變得更乾燥,某些則變得更潮濕,幾乎所有地區都將遭遇更多風暴。全球暖化並非只是全面性氣溫上升,而是大幅度增加了氣候系統的易變性,暖化其實是導致更多氣象產生不確定性的開端。

在人類歷史絕大部分的時期,成功與準確的預測能力有直接關係。一名中世紀的商人所知有限,但如果他能知道萊茵河兩岸普遍發生乾旱,就能預測他的小麥在該地區或許可以賣出最好的價錢。然而,在充滿複雜性的年代,一個意想不到的發展可能在短短幾天內就改變遊戲規則。比起透過各種委員會、智庫與銷售預測團隊,去預測未來而耗盡資源,承認無知更具競優勢。

書籍資訊:


進擊
CB637_進擊_立體書封.jpg

唯有進擊,才能晉級!
你懂的一切 只有50%是未來需要的
這是一本未來世界新系統的操作提示
指導你如何在快時代有效生存,不被潮流拋在腦後

專文推薦
李開復 
創新工場董事長暨首席執行官

國際名人齊聲讚譽
郭瑞祥 
臺灣大學管理學院院長
楊士範 關鍵評論網共同創辦人
Mr.6 劉威麟 網路趨勢觀察家
羅振宇 羅輯思維
萬維鋼 羅輯思維視頻節目策畫人
J. J. 亞伯拉罕(J. J. Abrams) 影劇導演
霍夫曼(Reid Hoffman) LinkedIn共同創辦人
賽斯.高汀(Seth Godin) 行銷專家
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 《賈伯斯傳》作者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發表迴響